热线电话:010-51652991/51652171 | 首页 | 高级搜索 | 网站地图 | TAG标签 | RSS订阅设为首页】【加入收藏

上海大众公司总经理方宏自杀之谜

时间:2011-05-31 15:22来源:未知 作者:dayanfei 点击:
上海大众公司总经理方宏自杀之谜 对于世俗的挑战,他显得力不从心,面对各种压力,最终未能跨越精神忧郁的门槛 . 凡知道中国足球与施拉普纳的人,就一定会知道上海大众公司总经理方宏。尽管他已死去6年,但他的死在精神病的个案中所具备的典型性和份量越来越震撼人心

上海大众公司总经理方宏自杀之谜

  对于世俗的挑战,他显得力不从心,面对各种压力,最终未能跨越精神忧郁的门槛 .

  凡知道中国足球与施拉普纳的人,就一定会知道上海大众公司总经理方宏。尽管他已死去6年,但他的死在精神病的个案中所具备的典型性和份量越来越震撼人心。方宏的死几乎没有故事,至今仍是个谜,但通过他身上细微举动的解剖,我们或许会挖掘出某些隐匿深藏的精神忧郁。

  方宏死于1993年3月9日上午9时16分。一位受够了忧郁症的痛苦折磨,病愈后致力忧郁症研究的人说,忧郁症患者清晨到中午这段时间内症状最重,而下午到傍晚将会减轻。3月9日这一天,上海市区阴雨,此前一周天气非阴即雨,对一个忧郁症病人来说,这样的天气会加重其忧郁感觉。

  方宏死前的一天,几乎看不出任何预兆。早上司机来接他的时候,他风度依旧。方宏的夫人姚沁薇回忆说,方宏这人话很少,我不先说话,他从不开口。出事的前些日子里,方宏已有一些异样,他吃饭吃到一半,会停下筷子用眼睛定定地看着自己的妻子和母亲。有一段时间,方宏失眠,身为医生的姚沁薇给他服用安眠药,服药之后,方宏入睡情况尚好。

  3月8日,出事前一晚,方宏没有吃安眠药,很快便入睡了。方宏表现出来的平静,除了说明他后来的自杀没有任何一点预谋外,家人还被他这种情绪上的暂缓现象迷惑了。

  方宏自杀前的24小时,没有踱步于斗室的狂躁,也没有一反常态的从容,没有近乎绝望的长一声短一声的呼叹,也没有任何了断后事的细节。

  3月9日这天空气又潮又湿。

  回到大众汽车公司5楼的总经理室,方宏像往常一样签署了两份文件,上午9时,他将文件交给秘书时说,我想安静一会儿,请你们别来打搅我,说罢,总经理室的门被紧紧关闭。仅仅相隔16分钟以后,方宏从5楼总经理室的窗口跳下,轰然倒地。

  方宏夫人姚沁薇虽然不是一个精神病学家医生,但她显然由于方宏的死而特别关注起现代人的忧郁症,她用一个妻子和医生的双重身份告诉记者,方宏因隐匿性郁症而死,而且是一种典型的更年期忧郁症。

  方宏于1990年被提升为大众公司总经理,对此最放心不下的是他的妻子。她知道论业务论管理方宏都可以胜任,可一讲到关系学就差矣。随着地位的上升,方宏因袭的理性包袱也加重了,如果将这只包袱抖落开的话,里边原本就有出身、教养、门第等等,现在更添上了地位带给他的尊严,道德的完善以及对某种律令的应顺,对于应付世俗的挑战,方宏显得力不从心。

  他到浙江大学去讲课,一下讲台,就被门外等着的十几个人团团围住,连说带哄,争抢着要他坐进轿车,接他去某个地方,他一个一个全回绝了人家,拖姚回到自己住的房间,关上房门后对妻子说,我实在是怕,这一去的话,人家开口要汽车,要赞助,怎么答呢。妻子说,你板着的一张面孔也够吓人的,难道你不可以潇洒点?

  有一次,有几名台湾歌星在上海演出,主办者给大众送了些赠券,姚泌薇要了两张,让方宏陪着一起去听。谁知从头到尾,方宏的脸色老大不高兴,好容易憋到散场,一出门他就对姚说,往后你爱听就自己掏钱买票,别揩公家的油。方宏的清廉是一种彻头彻尾的清廉,以至到了容不得半点通融的地步。那么,方宏的闭锁感来自哪里?首先是儿子4年前出国留学,一幢三层楼房中只剩下他和妻子老母3人,日显冷清,再者方宏的同学、老朋友这些年相继去了国外定居,可以平等对话的人日见其少,而地位的上升则使方宏感性的压抑更为厉害,他在确保为官清廉的同时,却也和芸芸众者拉开了距离,情感的交流沟通日益缺少。他规矩,从不伤害人,也守信义,但抽去了情感,变得像是元件与元件的匹配。

  在最后的一段日子里,姚沁薇曾听到方宏自顾自地念叨着:我只请施拉普纳就好了……

  从某种意义上说,方宏从5楼纵身一跳可能是一种解脱。假如,方宏能接受精神病学医生的治疗,他的忧郁症会得以痊愈。但他必须首先承认自己患有忧郁症,同时配合医生的治疗。但方宏不行,一旦公开了自己患有忧郁症,方宏势必要从这一位置上退下来。对于他这样一个责任心和自尊心都极强的人来说,这也许是无论如何不可接受的。在西方,忧郁被海德格尔称为“烦”,萨特称为“厌恶”,加缪叫“荒诞”,巴莱特叫“焦虑”,这都是概括忧郁情绪的代表性语言。至于“我活得好累”,“生活是个负担”似乎已经转换成我们社会中某些朋友经常在使用的语汇,而由此流露的情绪,不啻是现代人感受到生存压力时的忧郁。但东西方不同的文化背景,却可以使忧郁症患者所处的际遇有很大的不同。

  具体到方宏,担任大众老总两年多来,在公众中树立的形象是美好的,一旦他接受精神病学医生的治疗公开许多属于个人的隐私,公众能否重新接纳方宏呢?毋庸讳言,传统的东方文化恰恰不允许心目中美好的形象受到一丝一毫的破坏。

  推而广之,这可能是许多精神病患者迟迟不愿就诊治疗的深层社会背景之一。

  关于方宏的死因,还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探讨。

  方宏取得了一系列的成功,其中自有他人品才华方面的因素。但不能不承认,成功必然意味着一个人的个性与现实已经作出了某种妥协。在现实变得越来越充满功利的今天,方宏的正直廉洁、不甘与时弊同流合污的品格,应该说都是宝贵的。随着他职位的提高,能否将自我与客观世界的妥协调节到一个最佳点,则是他保持平衡的关键。可以想象,他所感受的压力是空前的。

  再过一年,也就是1994年,方宏就会自然退休,但他没能熬过去。精神忧郁,以方宏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都难以跨越,更何况无数平平凡凡的普罗大众呢

(责任编辑:dayanfei)
更多
顶一下
(1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版权所有北京西三角人事技术研究所
Copyright (C) 2004 21hr.net, All Rights Reserved
建议您的分辨率调至1024*768可正常浏览本